地域风情 > 门头沟文物志

门头沟文物志

戒台寺下院西峰寺
西峰寺(民国) 周肇祥
万佛堂
圆照寺
古刹玄帝庙
石厂村
朝阳寺
采石
万佛堂村过街楼
石厂村过街楼
冯村承恩公墓
载滢墓地营
尚衣监太监杨公墓表
魏氏先茔之记
义■碑
皇明忠烈将军毛立芳墓表
石厂村开山碑

戒台寺下院西峰寺

位于门头沟区永定镇苛罗坨村西沟内的李家峪。始建于唐代,原名慧聚寺,与当时马鞍山上的戒台寺同名。唐、辽、金、元时期为戒台寺圆寂僧人火化之处。元代改称圣泉诗。明正统元年(1436),惜薪厂掌厂太监陶容出资重修,于正统元年(1436)二月开工,第三年六月竣工。重修后的寺院布局为:山门内为钟鼓二楼,依次为天王殿,如来宝殿、毗卢殿、后楼。在寺院的东北角为塔院,原有唐代的俊公和尚塔和元代月泉新公和尚塔。“塔帝有一池名胜寒池,大旱不枯。”寺门外有石桥一座,石狮一对。明英宗亲赐寺名为“西峰寺”,景泰四年(1453)和隆庆六年(1572)分别赐与敕谕碑,明令对西峰寺进行保护。景泰四年(1453)还御赐经卷一藏。在重修西峰寺时,陶容还在寺院东南一里处建了一座茶棚院,为进香朝佛者休憩之所。从明代开始,西峰寺可独立进行佛事活动了。

清乾隆年间,大学士三宝的寡媳乌佳氏出资20000两白银,整修西峰寺并置办供器。当时顺义县民妇张李氏与其子张明德、广月、工匠任五等人妖言惑众,谎称张李氏为菩萨转世,号为“西峰老祖活佛”,骗人钱财,于康熙五十二年(1713)被查获,轰动九城的“西山老祖”案就此终结,西峰寺也因此而衰落,到了光绪年间,已成废寺。

光绪年间,恭亲王奕忻住在戒台寺“养疾避难,选定西峰寺作为自己死后的陵寝之地,由于其死后朝延另赐了墓地,故而未能用上。宣统元年奕忻次子载滢死后,被其子溥伟和溥儒葬于西峰寺,营建了地宫、并将原茶棚院改建为阳宅。辛亥革命后,溥儒携全家住在戒台寺十余,在西峰寺的北沟里留有多处溥儒的该诗和刻字。民国初期,这里只有一名叫兴安的僧人看守废寺。西峰寺现已建为地矿部疗院,现存载滢地宫、石碑三通和一棵千年银杏树。 西峰寺崇公和尚塔

2001年8月24日,区文物所在永定镇岢罗坨村(原区博物馆西侧台地)发现一遗迹,经勘察,该处是一座和尚塔,塔下有地宫,地宫中出土石棺一口。地宫距地表1.5米深,附近散落有原塔的承露盘,覆钵的基座等石构件,石基座呈圆形,直径0.82米,高0.32米,座身有壶门开光,内刻“示寂崇公灵塔”,两侧也有刻字,因石质粗糙,无法辨认。

石棺呈梯形,下带座,座下四方足,座周雕云纹,座上三层叠涩。石棺通长48厘米,座宽30-34厘米,带座高28-44厘米,棺内长37厘米,宽18-20厘米,深16-17厘米。盖长方形,顶部略呈弧形,棺材盖头部雕成“山”字形,石棺身由一块青石雕成。

文献记载

西峰寺(民国) 周肇祥

西峰与马鞍山隔一岭,曰金凤,为明内官监山场栗园,有碑卧地。 寺建于明正统三年,今为恭亲王占作园寝。守僧兴安,良乡人,出家四十余年,愤极而阃。语我:佛殿被毁,佛被拽倒,碑被掊碎,山南山北古塔被犁平。迹之果然。唯助缘人姓名石碑尚未断,皆惜薪司太监等,明隆庆六年物。

鞍山俊公塔,其基不能指。月泉新公塔旧在池南,池有井。泉所涌出,味甘冽,隆冬不涸复不冻。月泉塔幢今已移卧坡下泥草中。剔视,得大略。师名同新,字仲益,号月泉,燕都房山神宁太平里双明居士郭君次子。年方一纪,辞亲事佛。诣安山,依坚公祝发。一日,辞师奔燕,投诸讲肆,研穷奥义。谒清安方禅师,机语相投,究妙穷玄。谒磁州大明祥师,多发药,淘汰最久。演法安山,住持五载。至元六年,大元帝师命主济南灵岩禅寺。后亲渡,购求佛经。山东东、西道提刑按察使耶律九相访,以祖道邀往济南观音院结夏。未几疾,书偈毕逝世。至元二十二年五月一日荼毕,分灵骨建三塔。师性豪迈,质直无伪。倜无据,道眼明白。机辩冠众,尤长韵语。慧聚多名僧,此特潇洒也。 达文师适至。嘱其移置保存。师力任。石座华盖,吾辈捐之。约俟报书,再入山料理。银杏在旧大殿左,不高而繁。有乾隆乙巳北平陈观礼五言诗二律刻石,寄意高远。会当与各碑同为础石耳。恭亲王敬信三宝,薨后乃蒙厅寺之耻。生儿不象贤,今古同慨。卒之,工未讫而国亡。寺废,坟亦未独完。兴安之不甘移让,死守以待,凯不谓贤乎?

万佛堂

万佛堂(民国)周肇祥

万佛堂在浑河西,距戒台、潭柘皆十数里。为看丁姓屋材,自三家店下车,取道麻峪。田家放水,道多冲坏。驴陷淖中,几及腹。陇麦青茁,间以桃树,春好来图画也。峪西村庙后一古槐已槁,皮尽脱,若死灰僵石,千年外物。浑河水落,土人编柳为笼,满贮鹅卵石迭河中。架木为桥,便行旅。唯门头沟驮煤橐驼过者税铜币一枚。北望妙峰,积雪皑皑,飞鸟皆绝。

南行穿山而西抵冯村。道帝见慈济废寺,明万历李太后建,清康熙辅国公吴有同妻赵氏修。有碑一。野兔突起,闻人声窜复顾。舆夫逐之,呵而止。村尽,沿润复西行。仄径一线,或继或续。时行枯润中,不啻九曲之阪。

山村有门额,曰“誓永不分爨”,唯李、董二姓,四十余户居之。自去清初从龙入关,给地耕种,岁纳租税于二王府。

寺更在村上,拾级登。殿宇圮尽,不唯无僧,且无佛。万佛从何来?复从何去?可悲也。丛莽中一碑,为成化九年敕赐万佛禅寺开山讷阉辨公营建记。总督军器印□□少监渭水尹得撰,钱塘汪容书,广平程洛篆。内监能文,居然可诵。记称万佛堂创始不可考,金大定间居民悯其废,改作上岸村石大店。元末,罹兵燹。宣德壬子,辨上人偶偕宗师源公至其地。若有夙契,遂以作兴为己任。上人□兴赵氏子,幼慕清净,不乐居俗。从故僧录阐教栖岩进公学浮屠法。其父殁,母不许远出。明年,佯为游山,复至。诛茅,亲荷畚锸。既成,不入城市,以了此生。道俗倾慕,四方檀越输金帛,太监莫公倾囊以助。法弟广通为僧录左阐教,具其绩,请于朝。特赐额,仍以万佛名。正统八年戊午事也。

又一石,大书曰:“十方海会丛林”。旁有字曰《万历壬午重修万佛寺永远常住之碑》。墙西临润,塔院在涧尽头。民居遮其前,缚棘塞路。犬隔墙吠,欲出搏人。遥瞻而已。山浇瘠无水,不宜五谷,种果亦不蕃,生计淡薄。润西旧有一僧寺,一尼寺,皆废。尼寺之北,山有塔。砖筑,颇庄严。顶已附。额曰“开山寿塔”。塔腹为人穿。仰视其上,陷一方石,镌交加金刚杵,缭以云气。涂彩〓丽,疑出烧造,不知何僧塔也。

从山脊下,狂风吹衣。人家错落,依山住。多文杏、胡桃、林禽。废寺断塔,参差夕照间。童子牧群羊,寝论遂其性。童子视羊如命,羊亦唯童子是依。鞭一叱,莫不趋承而恐后。牧民之道,其在斯乎?


圆照寺

圆照寺位于永定镇石厂村,明成化七年(1471)重建。佛教建筑。圆,圆光,指佛、菩萨头顶放射出的圆轮光明。圆照,圆光普照之意。《宛署杂记》载:“圆照寺,在马鞍山,古刹。成化七年,太监覃祥重修。十一年敕赐今古。吏部尚书彭时记。”“以上离城约七十里。” 圆照寺坐西朝东,原有山门一间,面阔5.60米,进深2.75米。歇山调大脊,筒瓦砖兽,拔券门,门额有石刻:“敕赐圆照吉祥寺”六字,今山门无存。正殿三间带廊,面阔12.10米,进深9.43米,有踏步,硬山筒瓦调大脊,旋子彩画,彻上明造,五架梁,斜方格门窗。殿内有泥制菩萨一尊,高1.38米(今无存)。下为石制须弥座,束腰部有雕花,座高0.50米,宽0.65米。廊下有清碑一通,明代石碑二通,今皆无存。

文献记载

圆照寺啜敬(明)李荫
道渴心如炙,僧人惠敬瓯。
因知甘露水,不向集灵求。
《宛署杂记》


古刹玄帝庙

玄帝庙位于永定镇石厂村,明嘉靖十八年(1539)重建。道教建筑。供奉玄帝,即玄武大帝,又名真武大帝。民间称为北极玄真武上帝。古人以龟、蛇为玄、武,认为玄武为护卫北方之神。明成祖起兵篡位,称玄武有保佑“靖难”之功。以此朝廷、官腐及民间广建玄帝之庙。民间信仰认为玄武属北方之神,北方在五行中属水,水能胜火,将玄帝视为防火大神。

古刹玄帝庙,坐西朝东。主要建筑物有:山门一间,面阔3.65米、进深1.60米,歇山调大脊,筒瓦砖兽,绿琉璃瓦剪边。门额刻“古刹玄帝庙”,石额刻“无量寿佛”,门框刻有对联:“原天常生好人,愿人常做好事”。正殿三间带廊,面阔6.52米,进深6.10米。硬山大脊,筒瓦砖兽,横脊有砖周花纹饰,五架梁,彻上明造。南北配殿各三间,面阔9.75米,进深4.65米,元宝脊石板瓦顶,五架梁,彻上明造。正殿内原有石佛二尊,高0.2米。石花瓶一对,高0.24米。石香炉一只,高0.19米。青瓷花瓶一对,高0.12米。佛龛内石佛像一尊,高0.23米。木佛二尊,高0.20米。瓷娃娃一对,高0.10米。石狮一对,高0.56米。殿前铁钟一口,高1.45米,口径0.90米,嘉靖十八年(1539)四月造。明万历年《玄帝庙碑》被砌在井台边,毁坏甚重。


石厂村

石厂北北距区政府驻地5.8公里,东北距镇政府驻地2.5公里,东距何各庄1公里,距悄定河3.5公里,西距岢罗坨0.8公里。石厂村明代设有官府开办的采石厂,石厂村范围较大。据村北官山界碑载:“马鞍山石厂四至记:东至何家庄,西至岢罗坨迤西井扒煤窑烧造等处,南至石河南岸,北至碾子塘、冷泉等处。”

石厂村位于山前丘陵地带,海拔150米,现村域面积26万平方米。土壤为册地淋溶褐土。植被为荆条、酸枣等低山灌木丛。树木有自然生长的杨、榆、槐、枫树和人工栽植的多种果树以及松、柏树。 石厂村因盛产石料,明代官府在此设立石厂而得名。主要姓氏有边姓、贺姓、李姓、刘姓、杨姓、侯姓、魏姓等。村落面积2平方公里。街道北侧有胡同4条。现有村民共242户,715人,均为汉族。主街东西两端原建有过街楼。东过街楼门额镌刻“石厂东栅栏万历庚辰岁孟秋重盖造”。(即万历八年)1580,原有对开石门两扇,门洞为大青条石砌筑而成,整体建筑坚固,雄壮且精良。1994年被拆除。西过街楼与东过街楼建筑形制相同,毁于清乾隆年间。


朝阳寺

在观音洞西北方向100米。寺已毁,只一块残碑平卧于地,碑座无存。碑篆书“敕赐朝阳寺记”。额雕二龙戏珠。碑文残缺,只余“光禄大夫、通议大夫、太忠大夫”,“正统十二年二月□□日中贵阮伦等奉请额名软篆”等字可辨。碑阴字迹模糊不清。

采石

明嘉靖间,朝廷在石厂村北开设采石场,规模宏大。有营卫官军士军2000名,雇工石匠头1000名,雇募夫役头1500名。在东过街楼内200米迤北设衙署。衙署东侧原建有二层囚楼(已毁)。衙署西侧为坐南朝北戏楼(已毁)。距西过街楼内150米迤北建“重犯”囚楼一座(已毁),下置地牢。四周建筑围墙,上有岗楼,由军卒把守(囚犯为采石苦役)。采石场选在石厂村北山。石料颜色以大青石为主。其特点是石质坚硬细腻,经久耐用,不易风化。明时开采石料全部为朝廷所用。据碑文记载:“大明嘉靖拾叁年柒月拾柒日起建造皇史〓、太宗等庙,启祥等宫,玄极宝殿、奉先等殿,天寿山诸陵寿宫、行宫,清虚观、金海大桥、慈庆宫、慈宁宫、城垣工所,颖王坟、泾王坟”。

石厂村在明代开设采石场以前,就已由民间大规模地进行石料开采。1950年,北京市园林局对潭柘寺局部整修时,潭柘寺所用的青石是石厂村开采的,因为石厂的石质量与原石料质量相同。戒台寺山门及各佛殿、基石、阶条石等石料均采自石厂。1990年,卢沟桥重修时,经检测,石厂村的青石合乎凿刻石狮的要求。

由于历代大规模地在石厂村北山采石,山上有多处遗存采石的断面痕迹。石厂村民为北山各处起的名称即是昔日先后开采石料的地点,如:十八凳、青山、韩家洼、高家塘等。取石后遗弃的碎石、渣土堆积物形成山丘。
受采石的影响,石厂村去石匠匠人较多,村中所用的石器多于其他村。石厂村平均每两户有一盘石碾或石磨,手推小磨则家家皆有。


万佛堂村过街楼

过街楼在永定镇万佛堂东口,明代创建。过街楼坐西朝东,北侧依山坡建有高大的石墙。过街楼由巨石砌筑,坚固精良,高大宏伟。用雕琢十分规矩的青石发券,并置腰线石,角柱石。过街楼通宽6.35米,进深5.56米,高4.5米,券洞高2.95米,宽2.25米。券洞上嵌石额“誓永不分爨”,“万历四年建造”。门额题字,表达了古老山村朴实农民的心愿。“爨”即灶,“誓永不分爨”即发誓永远不分家,不分灶。此过街楼原来有门,夜间关闭,具有保障村庄安全的功能,此过街楼是京西山村过街楼代表形制之一。过街楼现状完好,门头沟区政府1985年公布其为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。

石厂村过街楼

位于永定镇石厂村东口,建于明代,坐西朝东。过街楼整体为青石砌筑,虎皮墙形式,通宽10.5米,进深6米,高6.4米。街楼顶部砖砌鸡嗉檐,门洞由三块雕琢规整的青石搭成,为方抱框式,有抱框门楣,门洞进深6米,高3.4米,宽2.8米。门额刻“万历庚辰岁石厂东棚栏孟秋盖造”。由于此山石料色青,质地优良,自明代朝廷在该村设立采石厂,“皇史〓、天寿山诸陵”等明代重要建筑均使用石厂村石料,采石厂由软差督理,采石人员众多,据嘉靖年碑文记载“石匠头一千名,雇募夫役头一千五百名,营卫官军士二千名”。当时采石人员住在现场,石厂村名由此而来。明朝廷为保京师安全,设立兵马司,并在各街道口立棚栏,白天开门,夜间关闭,由士兵值宿。石厂村在村东西建立棚栏(即过街楼),西棚栏早年已毁,东棚栏,位于村东口。整座街楼是明代古老采石业的历史见证,是京西山村一种独特风格的街楼建筑。此过街楼已拆毁。


冯村承恩公墓
位于永定镇冯村南双凤山下。承恩公惠征,姓叶赫那拉氏,慈禧太后之父。惠征生于清嘉庆十年(1805)九朋,原系镶蓝旗满州,咸丰十一年(1861)十二月抬人镶黄旗。祖父原任员外郎吉郎阿,父景瑞。惠征监生出身,曾任笔贴式,吏部文选司主事、吏部验封司员外郎、郎中兼工部宝源局监督、山西归绥道道员、安微宁池太广道道员兼管芜湖关,后因太平天国攻安微之事,咸丰三年(1853)二月十五日咸丰皇帝上谕:“各该地方文武员弁,除守城殉难各员外,均有应得罪。”惠征被革职,六月病死于江苏镇江府,终年49岁。同治元年(1862年)追封为三等承恩公,赐谥“端格”。惠征墓占地四十余亩,坐西朝东,背靠双凤山,东端有太驮龙碑两通,均立于光绪十七年(1891)。西行有宫门3间,宫门外有南北朝房各3间。宫门与虎皮石围墙相连接。慈禧皇太后显贵后,承恩公照祥及其弟桂祥对惠征墓地有所建设,补栽了柏树,但惠征的坟头始终为土坟,3米多高。1958年惠征的坟头被彻底平毁。惠征墓的看坟户姓李,在村里素有“大门李家”之称。


载滢墓地营

位于永定镇西峰寺。西峰寺是戒台诗住持为讨好恭亲王奕〓,而将其送给奕〓作为陵寝之地,奕〓死后因朝廷赏葬昌平县崔村乡麻峪村,而未葬于此。宣统无年,奕〓次子载滢死后,其长子袭恭王爵位的溥伟、次子溥儒将其葬在西峰寺,并将西峰寺下院——茶棚院改建为阳宅。 载滢生于清咸丰十一年(1861)二月初一,卒于宣统元年(1909)八月十六日,享年49岁。地宫为汉白玉发券结构,地宫进深5.63米,宽5.9米,高5.18米。棺床宽同地宫,进深2.78米,棺床正中为一金井,棺床上摆入棺材三具,载滢居中,两侧为其福晋。墓门门楣为一块巨大的长方形铸铁,墓门由整块汉白玉雕成,高2.97米,宽1.52米,厚0.19米,重达数吨。其装饰花纹雕刻精细。棺床前长年积水,自棺床至墓门架桥相通。

在30年代该墓曾被盗,50年代地宫被打开,仅在金井内发现一枚金钱,棺板被挪他用。

清代时的丧葬等级制度是非常严格,不可僭越。而载滢墓的地宫是不合礼制的,只有皇帝才能有地宫,其余人是不能有地宫的。载滢墓的地宫,应是恭亲王奕〓为自己准备的,不想全死后赏葬麻峪,未能进入西峰寺地宫。载滢死时,社会较乱,清政府已无暇顾及,加上溥伟又袭了恭亲王爵,故而将其父葬于西峰圭地宫内,门头沟区政府1981年公布其为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。

尚衣监太监杨公墓表

位于永定镇石厂村,明政德十年立(1515)。碑汉白玉质,龟趺螭首,额透雕蟠龙,瘦劲有力。中宪大夫太常寺少卿经筵官预修国史玉牒东吴刘启撰文,奉直大夫礼部员外郎兼经筵官修国史玉牒归安方英篆额。碑通高3.18米,宽0.95米,厚0.22米。“公讳定,字世安,姓杨氏,别号静轩,湖广人。”此碑现立永定镇石 厂村。

魏氏先茔之记

立于沿河城南五里坡村城子村坨下的魏家老坟之中,刻于明代。碑前有石桌、高炉。碑高1.2米,宽0.53米。碑额篆“魏氏先茔”,碑阴楷书“续祖联芳”,下刻魏氏先祖200余人之名,碑文记述了魏氏“原籍淮安府邳州睢宁人也”,出任沿河城“听奉王、久役示外,享祭不便”,于是选择了该得“风雷增益之处,清幽高远之地,建墓、植树、搜土、石刻、修茔、往来路径,一一无碍。”此碑立于明正德八年(1513),由进士出身兵部主事莆田郭清撰文

义■碑

原立于斋堂西城门外,明万历三十八年(1610)岁次庚戌仲春吉旦立。碑汉白玉质,圆首,额雕云纹,四周雕海波纹。碑高1.12米,宽0.45米,厚0.16米。碑文双勾隶书“义 ”二个大字,苍劲有力,“钦依沿河守备驻扎斋堂城都指挥恒阳白邦安立”。现存于门头沟区博物馆。

皇明忠烈将军毛立芳墓表

毛立芳将军墓在斋堂村,现仅存墓碑,刻于明代。碑为石为岩质,圆首,线刻云纹,额题:“忠义流芳”,残高0.93米,宽0.74米,厚0.17米。现存于斋堂镇原政府院内,碑文风化严重。

“将军讳立芳,浙之这余姚人”。“效芳于易州兵宪墓下”,后因宛平青白口社沿河口丞需得力将军守防,毛将军遂被调往该地,“扬麾镇之”。崇祯二年(1629)七月,到沿河城接防毛将军深知此地为守卫京师的重要军事隘口,因而“据营务,弹劂心,力迨……”竭尽心力,加紧守备。几年个月后迨仲冬,后金军“纵兵京都散掠攻围,内外不通”形势十分危急,毛将军人不卸甲、马外不通”形势十分危急,毛将军人不卸甲、马不离鞍,日夜守卫,毫无懈怠,智勇双全,屡建战功,遂使沿河关隘甚为守固。 翌年孟春,后金军大规模入侵,沿河城守备府所辖“洪水口、小龙门悉报虏已驱近”,毛将军刀率众官兵仓促迎战,然而“尘昏扬迷目,冰雪难行,大率失利”,毛将军与当地守口官张炳、张桂奇终寡不敌众被俘。后金军“扶将军降诱于厚利”,但被将军痛骂怒斥,“宁作玉碎,不图瓦全”,遂自刎殉国。毛将军忠肝义骨,备受敬戴,“当地士民共捐资购棺”厚葬将军,并立碑于坟前,以流芳百世。

石厂村开山碑

在永定镇石厂村,明代。青石质,通高3米,宽0.8米,厚0.23米,方座,额雕二龙戏珠。楷书碑文“大明嘉靖拾叁年柒月拾柒日起建造,皇史 、太宗等庙,启祥等宫,玄极宝殿、奉先等殿,天寿山诸陵、寿宫、行宫、清虚殿、金海大桥、慈庆宫、慈宁宫、城垣工所、颍伤王坟、泾王坟,钦差督理工程,内官监太监一员、右监丞一员、工部郎中二员、司房官五员”。碑阴记载采石厂官吏及用工情况,“内官监司房,顺天府经历等官,掌尺寸工部文司院副使等官,锦衣卫旗校,营卫官军士军二千员名,二部雇工石匠头一千名,雇募夫役头一千五百名”。此碑立于明嘉靖年,因碑石剥落,不知具体年号。现碑立石厂村北山坳中。